玣钛

文手。画手。欢迎扩列。写的文总是无头无尾。喜欢凹凸。喜欢理想禁区。
!!!苏西我本命!!!

改图,是孟美人给黎响老大写信。皱纹无力擦淡就当他们已经步入晚年生活吧😄。没出现黎响私心占tag至歉。

【黎响※孟进】甜文。不分攻受。

幼儿园文笔。
ooc严重,人物性格……
后面是乱写的。反正写了前面就不会写后面了。
为什么这坑粮贼鸡儿少😭😭😭
不介意的往下翻吧↓↓↓

“从今天开始,我们就是搭档了。”

梦里的微笑依旧不甚明丽,甚至连话也听不清了。黎响迷蒙地睁开双眼,周围的事物清晰地映入眼帘,伴随着因宿醉而剧烈的头痛,一个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
“孟——……”黎响正想叫孟进,可一想到那个令人心碎的事实,不由得苦笑一声,原来习惯真是可怕。也是,若他还在,自己又怎么可能宿醉呢。

打了个哈欠,干脆利落地起了床,床边散落的酒瓶与这整个温馨的家格格不入,床上还有些遗精,不过黎响毫不在意。经过这些年多次相同的经历,他也已经习惯了。

黎响,男,28岁,职业警察,单恋中。

没办法。单恋对象是神偷,与他乃是对头职业,更没想到的是,孟进还真是全能神偷,接进他偷完目标那珍贵的镇国宝玺之后,还不满足,偷走他的心后才满意地溜之大吉。

不过那又如何?他看上的人还从来没有逃过。他还真是希望孟进能逃出去。可已打的枪没有回头弹,孟进最终还是倒在了血泊之中。依稀记得孟进倒下之前好像说了一句话,可是他并没有听清。

孟进被抛在了茫茫的太平洋中。

其实当时黎响是心存侥幸的。因为如果不抛,国家还会利用孟进的尸体进行研究和威胁。他倒是想孟进当时还活着,就可以凭人脉逃出生天。可孟进当时尸体都凉透了。他是亲身感受到孟进逐渐死去的。

况且这么多年过去了,也丝毫没有“神偷”复出江湖的消息。

“叮……”急促的电话铃响起,是他的女神罗织打过来的电话。接通电话,女神严肃的声音响起“国宝被盗,凶手明目张胆地留下了一张纸条,非常嚣张。”

“行了,”黎响烦躁地揉揉头,“等下我去侦查。”

罗织听了这话,也知道昨晚又喝酒了,无奈地说“黎响,不要再颓废了。还有——那个嚣张的落款人是孟进。并且他就在原地,说要找你。”

什么?一道晴天霹雳打在了他头上一般。他欣喜若狂地询问罗织,得知具体信息后,细心整理了一下服装,快速驶向目的地。不到十分钟,孟进便看到了黎响。

黎响也看到了孟进。

孟进虽然被警察团团围住,但警察却不敢上前,因为孟进身上绑着一大批炸弹。大有大家一起同归于尽的势头。

“哟,张扬了不少。怎么变成恐怖分子了?”黎响首先打破沉默,笑着说道。

“你倒是沉稳了不少。”孟进讽刺地笑笑,“我们还有账没算清呢。我可是说过要回来复仇的。”

原来他那时说的是要回来复仇,好吧,有点小失落,“你想如何。”

“当然是和你同归于尽啊。”

一场大爆炸最终掩盖了所有。

所以说这是怎么回事?

两个人互相看着缩小版的对方。

果然还是想掐死对方啊。